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肃的荒诞剧

暖かな思い出になる

 
 
 

日志

 
 
关于我

臣本布衣,躬耕于边塞,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派对…… 塔城人,兴趣广泛,爱好专一。

网易考拉推荐

斩首的象征意义  

2017-02-20 00:20:1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人类砍头小史
豆瓣评分:7.6分(61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Oleg the Kafir(来自豆瓣)
来源: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371768/


头颅本身属于人类个体识别度最高的外在,在多种语言中也具有“重要的、开始的”意思,汉语中有“首脑”、“万恶淫为首”等说法。而砍头这种行为,在本书中被作者从巫术、炫耀武力、惩罚、科学和伪科学研究几个角度论述和分析了其背后深刻的行为和动机,不乏黑色幽默。

19世纪南美的舒阿尔人在猎取别的部落人的首级,制作成干缩人头,并非像《赛德克巴莱》中台湾原住民出草或者印第安人割取头皮的行为,即把人头作为战利品,而是利用制作干缩人头的仪式,获得死后灵魂的力量,这种行为属于人类学家弗雷泽所谓的“接触巫术”,而在仪式之后,干缩人头也像用过的电池一样,意义不大了。但欧洲人的到来却打破了这类传统,他们处于猎奇和获取利润的目的,开始向舒阿尔人发起了火枪换取人头的交易。同一个时代,欧洲人也因为同澳洲的毛利人交易,猎头的行为大大增加了。而无论出于猎奇还是科研目的收集、购买人头的欧洲人,出现了奇怪的悖论:

“在猎取人头被界定为‘原始’人的基本条件的同时,收集别人的头颅却给‘文明’人的文化支配地位提供了支撑”,
那博物馆中一排排的人头,象征着原始人的野蛮,但很难说更加彰显了文明人的文明。

战争中的砍头行为,古已有之,三国演义中有我们都熟知的“温酒斩华雄”的故事,是一种赤裸裸的武力炫耀,而作者特别选择了二战中,美军士兵用日军尸体的骷髅作为战利品,改造成台灯和烟灰缸,一些照片甚至被发表在公开的杂志上。这类行为和宣传之后被美军高层所制止,因为担心日军因此报复美军战俘,但是此类行为却有着深刻的文化背景:1、当时日本人不被美国人认为是人,《战争与回忆》偷袭珍珠港的情节中称日本人是“黄皮猴子”,作为中国读者,看到这段也会很不舒服。而收集日军士兵的骷髅作为战利品,和狩猎爱好者在家中挂上鹿头区别并不大。2、战争使人野蛮化,奉命杀人,被尸体环绕,使人“逃离了道德身份的约束”。如同《战争启示录》中夸张的情节一样,战争会使得文明退化,而在战场上表现出色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往往是麻烦制造者。

作为刑罚的砍头,枭首示众这类行为古今中外均有之,现在流行的ISIS网络直播斩首,和过去在菜市口公开斩首,对于受众却有着类似的心理。福柯的《规训与惩罚》告诉我们:

“ 作为公共景观的酷刑在蒙昧时代存留了很长的时间,却随着文艺复兴的启蒙时代迅速告终。这种终结并非由于刑罚所提供的视觉体验不再吸引观者的兴趣,而在于盛大的惩罚仪式逐渐难容于人类的理性进步与统治诉求。在各种酷刑中,施刑本身如同展示犯罪,刽子手形同罪犯,法官如谋杀犯,受刑的罪犯却在这样一幅图式中成为怜悯或赞颂的对象。 ”
当然,现代社会主流是禁绝血腥场面的,法国在20世纪就废止了断头台,而保有死刑的国家也主要采用枪决、注射、电椅和绞刑等方式。而ISIS网络直播斩首则表明中东地区很多文明认同仍然处于中世纪,其二则是吸引现代社会中潜藏的极端分子的广告。

头颅在医疗和研究中具有重要的作用,而名人墓地里的头颅和心脏往往不翼而飞,如《笛卡尔的头骨》中提到的笛卡尔,启蒙时代的思想家的头颅和心脏,奥地利作曲家海顿。一些人士醉心于收集名人头骨,由此开创出19世纪的著名伪科学“颅相学”,颅相学家通过头骨的直径厚度把这套理论分析的头头是道,《西方伪科学种种》中提到:

“颅相学是在1800年左右由奥地利解剖学家弗朗西斯·高尔首先提出的,立即引起公众的极大兴趣。欧洲各地相继出现了几百个研究颅相学的协会,后来又遍及英国和美国。各协会的热心人士以宗教信仰的热情捍卫着这门学问。无数期刊纷纷出版,不久又消声匿迹了。其中,在爱丁堡出版的《颅相学杂志》影响最大。出版的书籍和小册子可以吨计。高尔和他的信徒们论证说,从本质上看来,人的个性是由许多独立的,天生的“脑官能”构成的,每种脑官能都位于脑的一个部分,所占地方的面积愈大,官能也就愈强。因此,检查颅骨的隆起部分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最后,奥地利政府禁止高尔的宣传(原因是高尔认为人脑与性格有密切关系的看法,违背了宗教的教义),但是他继续在德国和法国传播他的学说。奇怪的是,1828年他在巴黎去世时,尸体解剖结果发现他的颅骨比常人的颅骨厚一倍。这一事实引起了不少笑谈。”
而作为正经的科学对人类头部的研究,也是早期医学工作者们在断头台前蹲点,收集来死刑犯的头颅,完成诸如给血管神经通电等等诡异和有些恐怖的实验,才有了今天神经科学的进展,而当时,这又比收集名人和各种种族的人头颅来分析头骨形状科学不到哪里去。

总之作为科普向的大众读物,此书切入的角度非常不错,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