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肃的荒诞剧

暖かな思い出になる

 
 
 

日志

 
 
关于我

臣本布衣,躬耕于边塞,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派对…… 塔城人,兴趣广泛,爱好专一。

网易考拉推荐

翻译习作:纳粹的经济政策1  

2009-01-06 19:1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选自米塞斯经济研究所:http://www.mises.org/story/3274  作者:David Gordon

几乎每天都有关于倒闭的金融机构和接近破产的大公司的的新报道,但经济援助和政府干预仍停未付诸实践。即使那些一贯于表示支持自由企业制度的政府也被这种情况动摇了。我们是否面对这种要求:立即采取行动“拯救”资本主义?

面对这种局势,我们比以往更坚定的保卫自由市场(译注:话说我小时候塔城最大的菜市场叫做“自由市场”-_-),无论如何也不需要政司的约束。如果我们不战胜政司的经济干预,那么我们就会面临严重的危险。20世纪30年代的国家社会主义的德国的记录表示:政司干涉能如此快的引向全面的社会主义。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曾在许多年前就警告过。

当保罗·冯·兴登堡(Paul von Hindenburg)总统在1933年1月30日任命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为德国总理时,人们并没有预期到新政府将采用的经济政策,他们只对国家社会主义者的激进改革留下了烦恼的印象。1920年该党党代会提议的“永远不变的”25点纲领(译注:相关阅读http://baike.baidu.com/view/914023.htm),其中包括:“所有的非工薪收入和所有的非劳动所得要被废止”;“将所有托拉斯企业国有化”;“大型企业分红制”;还有“依照我们的国家需要进行土地改革,并且制定法律为公共目的可以无偿征用任何土地。废除地租,并且废除所有土地投机买卖。”

有时,我在在最近通常的指责当中,不无遗憾的听到某些华尔街及其链条上的、自称自由主义者的人,提出了一文不值的16点,类似以上纲领:“我们需要……立刻公有化那些将廉价租用给小商人的大型商店。”

其他的观点也同样指向激进的改革。费迪南德·齐默曼(Ferdinand Zimmerman),是纳粹当局重要的经济计划者,在他们力量还没有崛起的时候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在杂志Die Tat上使用的笔名是费迪南德·佛里德(Ferdinand Fried),该杂志系汉斯·泽尔(Hans Zehrer)编辑,是国家社会主义知识分子团体Tatkreis的头目。佛里曼强烈的几乎是在用马克思主义的术语来反对资本主义。以赛亚·柏林(Isaiah Berlin)在给佛里曼的著作Das Ende des Kapitalismus英译本(资本主义的终结)的书评中提及:

“一个无条件接受Marxio-Sombartian的前提是个人主义的死亡,大规模生产、集体主义等等,这种自然得出的结论来源于集体主义终将到来,将托拉斯集体主义转化为生产资料国有制是解决公平和效率的最好办法。这些当然全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的马克思主义。”

威廉·罗利克(Wilhelm Roepke)写了给佛里曼全面的批评,现在可在他的译文集《反对潮流》中查阅。而对佛里曼观点最好的学术陈述,包括其在纳粹政权的所作所为,是Walter Struve的《精英对抗民主》 (Elites Against Democracy: Leadership Ideals in Bourgeois Political Thought in Germany, 1890–1933,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73).

在该政权开始,许多人推测他们的激进措施是否多于他们的宣传。众所周知,该党也分左右派,人民群众想知道那些反资本主义者是否仅限于该党的左派,可能最显著的就是党内左派格里格·斯泰泽(Gregor Strasser)及其兄弟奥托(Otto)。约瑟夫·戈培尔博士(Joseph Goebbels),后来臭名昭著的纳粹宣传部长,其时也是个狂热的左翼分子。古特里德·费德(Gottfried Feder),20点纲领的作者,由于他的  "tyranny of interest”而闻名,之后成为了纳粹当局的重要的经济计划者。

为什么左翼在纳粹党内不盛行?希特勒曾在夺取政权之前和大企业家们商谈过,表示他对他们的企业没有敌意。经济部长希尔玛.沙赫特(Hjalmar Horace Greeley Schacht)并不激进;而且希特勒拒绝使货币贬值。可能,希特勒对党内左派的兴趣不感冒;更可能是他还没有获得完全的权力。正相反,他急于整合内阁。保守的民族主义者,如副总理佛朗茨·冯·配彭(Franz von Papen)仍然认为他们能把希特勒玩弄于股掌之中。

但在国会纵火案(译注:图说历史:国会纵火案)之后一切就改变了,希特勒依靠这次危机通过了《授权法》,由此获得了独裁的权力。尽管纳粹已经可以随意支配德国,但这并不是党内左派的胜利。希特勒通过激进的暴动铲除了异己,史称“长刀之夜”(译注:长刀之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而副总理佛朗茨·冯·配彭也成了是次血腥事件的受害者。戈培尔仍然残存着影响力,尽管他仍然坚持他的左翼经济观点,却也不得不完全服从希特勒。古特里德·费德留下了他在政府的职位,而后去大学任教。

那么,究竟什么是希特勒的经济政策呢?继续依靠他的“永不改变的”25点纲领来欺骗呢抑或是像他的手下那样控制经济呢?事实上,两者他都没有选择。他的政策是响应现时需要的。但他设立的一点是米塞斯经常强调的:任何干涉自由市场的行为使更进一步干涉成为了必要,因为首次的干涉不能达到它的的目标。如果这种干涉继续,那么国家全面控制市场的时间就会接踵而至。结果就不是资本主义了,而是社会主义。米塞斯在《人类行为》(http://www.mises.org/store/Human-Action-The-Scholars-Edition-P119C0.aspx)中写道:

“干涉市场现象的所有形式不但未能达到其创作者和支持者的预期结果,而且致使情势比那些干预的创造者和鼓吹者在此之前造成的情势。如果一个人试图改正由于干涉产生的不合适和荒谬,只能依靠更多的干涉,直到市场经济被完全毁掉并且用社会主义取而代之。”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