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肃的荒诞剧

暖かな思い出になる

 
 
 

日志

 
 
关于我

臣本布衣,躬耕于边塞,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派对…… 塔城人,兴趣广泛,爱好专一。

网易考拉推荐

《书城》2008年五月号编辑部札记  

2008-05-08 17:29:47|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douban.com/group/shucheng/

闭上眼睛,一片片落叶朝天空飞去……

伏案写作的托克维尔伸一下懒腰,发觉游廊下的风声倏然停歇,又凝神细听一下,他接着写道,“巴黎越来越成为法兰西的唯一导师,它已把所有的人变成了一个模样,赋予了相同的行为举止……正是独夫制度,天长日久,使人们彼此相似,却对彼此的命运互不关心。” 他不惮其烦地论述中央集权制在法国的由来,以及它带来的必然结果。他认为那是旧制度的产物而不是像人们所说是大革命和法兰西帝国的成就。然而,就像在夜幕里看到了微暗的火光,他从奴役中发现自由的精灵。他要告诉人们,即便在中央集权制使一切都变得同质化的黑暗时代,自由的天性仍在某种范围内滋生和发酵。钟声打破林间的静谧,积满尘垢的窗棂透出熹微的晨光。接下去,他要探讨改革的诉求怎样转化为一场轰轰烈烈而玉石俱焚的大革命,当然一切仍须从旧制度说起。他写的这本书名字就叫《旧制度与大革命》。

这部讨论一七八九年大革命的著作已在托克维尔心里酝酿多时,好像有四五年了。那年在索伦托,他在山间小道上蹀躞来往,徜徉于理性与激情之间,思忖着帝国的种种谜团。旧制度衰亡后的六十年间何以一再出现比王权时代更为完备的专制政权,大革命的节日广场上是否依然闪烁着旧时代的灯火?他没有死死咬住波拿巴的帝国,也许出于策略上的考虑,也许他早已看到历史的真相。从魁奈到摩莱里,从重农学派到空想社会主义者,甚至包括伏尔泰和百科全书派学者,十八世纪思想家们都指望借助权力运作推行制度改革,结果拟想中那种庞大的社会权力终于在大革命中横空出世——“它不再叫国王,而叫国家”,它撇开了上帝和传统,经历了革命与复辟。密涅瓦的猫头鹰终于在暮色中开始飞翔。

其实改革早已开始。那是一段曾被遮蔽的历史,在一七八九年之前的十年间,法国上流社会谈论得最多的就是民生疾苦。托克维尔的书里讲到,那时候“他们不断地谈论农民,研究用什么方法能救济农民,揭露使农民受苦的主要流弊,谴责特别危害农民的财政法规”,从贵族沙龙到各省议会都在激辩三农问题。知识精英们高谈阔论时农民并不在场,可是有朝一日那些启示性的话语总要带进庄户人家,而有朝一日“人们的想象力预先就沉浸在即将来临的闻所未闻的幸福之中”。所以,托克维尔发人深省地设问:路易十六统治时期是旧君主制最繁荣的时期,何以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由于政府总是不断地激发民众发财致富的热情,且又不断地掐灭人们心中点燃的欲火,以至后来路易十六竟让自己颁布的亲民惠民政策弄得民怨沸腾。如果说,从前人们对未来无所期望,那么现在人们对未来已是无所畏惧。老百姓不再局限于要求政府进行改良,他们要亲自动手了……。作者从变革的瞬间打探到惊人的历史消息,“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替穷人说话是一回事,而悲天悯人的精英们依然对穷人极端蔑视。托克维尔不由想起伏尔泰的情妇夏莱特夫人毫不在乎地在仆人面前更衣的轶事……因为,她从不认为仆人也是人。

2008年5月号编辑部札记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