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肃的荒诞剧

暖かな思い出になる

 
 
 

日志

 
 
关于我

臣本布衣,躬耕于边塞,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派对…… 塔城人,兴趣广泛,爱好专一。

网易考拉推荐

身份的棘轮效应  

2008-12-16 13:3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棘轮,由其形状可看出,在配套的齿轮组里它只能向同一个方向转动。而经济学家由此说明:消费者易于随收入的提高增加消费,但不易于收入降低而减少消费,以致产生有正截距的短期消费函数。这种特点被称为棘轮效应。

 

“这一效应是经济学家杜森贝提出的。古典经济学家凯恩斯主张消费是可逆的,即绝对收入水平变动必然立即引起消费水平的变化。针对这一观点,杜森贝认为这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因为消费决策不可能是一种理想的计划,它还取决于消费习惯。这种消费习惯受许多因素影响,如生理和社会需要、个人的经历、个人经历的后果等。特别是个人在收入最高期所达到的消费标准对消费习惯的形成有很重要的作用。”司马光很简单的概括了这个道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而正如我们所知,社会地位往往是由经济收入决定的。在一个经济不景气的时期,同样维持一种体面的生活要比平日更加辛苦。有的人不得不多打份工,在家里吃的差一点,外面吃穿还得维持过去的水准,打肿脸充胖子也罢,或称之为收入的示范效应,在一个群体里不被排斥,至少能一起出去搓馆子,穿着不能太寒碜。前几日看篇搞笑文章,一个苏州白领因为房贷、吃穿住行、交往女友花费甚巨,极度的绝望和痛苦,因为他发现他需要几十年的光景才能还清贷款。最后终于觉悟,修掉女友,取出房贷,住进农民房,吃最差的,穿最差的,于是这些问题似乎迎刃而解。当然这终究是个笑话罢了,孔乙己站着喝酒尚且要穿着他那件长衫,一个白领如果舍弃自己的“体面”生活方式,混迹于农民工生活圈,估计周围人都认为他疯了,而且他原先所在的群体自然也会渐渐排斥他,如果他又不能融入新的群体,哪么原来的经济上的负担引起的痛苦,会被社会角色错乱造成的痛苦而取代。

这种地位确切说与收入无关,而是一个人的消费方式。

维持一种身份,也是类似的棘轮效应。另有篇文章谈及清华学生的身份枷锁,世人的看法普遍是清华毕业生得是最优秀的群体,如果工作表现不佳,难免被人耻笑。于是乎,清华北大等优等高校毕业生去做屠户,便成了点击率颇高的社会新闻。放大点说,今日之大学毕业生也成了一个难堪的身份,在一个一制造业为主的国度里,一个经济不景气的时代,精英教育走向大众教育的时代,他们沦落为普通工人、服务业从业人员,多少显得掉份儿。但为了饭碗,面子、身份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引用句歌词。经济不景气,工厂倒闭,农民工回乡。年长的农民工倒好,还能适应过去的乡村生活,而年轻的农民工则不然,他们是成长在城市中的农业户口持有者,对乡村是完全不熟悉的。中国的乡村并非发达国家的乡村,只是分工的不同,这里没有公共服务、没有繁荣的经济、缺乏商品、缺乏娱乐的前现代社会(虽然城市在文化、制度上往往也是前现代,至少在器物方面是现代的),对于出生在城市的农民工来说完全没有吸引力。如果他们仍然试图保持着半城市青年的生活方式,恐怕都得沦为火车站附近的帮派成员。而面临生活压力的下岗工人群体,有的则抱怨不如换个农业户口,至少能活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方式。但我想他们只是发发牢骚,户籍不能自由进退,谁愿意面对复杂的子女教育、土地分配、宗族黑恶实力以及缺医少药等等前现代社会问题呢?他们只是幻想着经营自己的田园牧歌式的小庄园,还能保持着自己城市人的身份,倒是类似英国中产阶级的休闲生活,何其乐也。

身份及其赋予我们的生活方式都是既得利益,没人愿意轻易舍弃。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