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肃的荒诞剧

暖かな思い出になる

 
 
 

日志

 
 
关于我

臣本布衣,躬耕于边塞,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派对…… 塔城人,兴趣广泛,爱好专一。

网易考拉推荐

也谈祛魅(Disenchant)  

2008-01-15 10:5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谈祛魅(Disenchant) - Oleg - 拖拉机修理厂分号

毛润之头像被雪铁龙广告恶搞,引起华人愤怒,——这条消息在各大门户上转载,跟贴纷纷表示抵制雪铁龙产品。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过:“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冷静地直面他们生活的真实状况和他们相互关系。”他特指的是近代资本主义体制对“田园牧歌”式的封建制度的破坏。我看到的却是昔日伟光正的领袖人物在中国形象的几十年来的转变。

另一个德国人马克斯·韦伯则提出一个说法:祛魅,意即过去信捧的东西被流行的趋势遭到铲除和遗落。“韦伯关注的研究对象,一直在不断变化,在他的论著中,研究领域由德意志一直扩展到全世界,研究范围由经济史一直扩展到政治、宗教、社会、文化诸史。但是,这种领域和范围的变化又包含着主题的不变化,他的不变的主题,就是人类社会的理性。有人指出,韦伯毕生的论题,就是‘何为理性’。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韦伯重点研究了西方社会的理性化过程。在韦伯的笔下,这一历史过程的核心就是‘祛魅’。所谓‘祛魅’,实际上就是运用科学的方法剥去迷罩在人类社会现象上的神化或魔化的种种光环,也被称为‘去巫’、‘去昧’。后来,韦伯注意到,理性化并不只有西方式一种形态,在中国、印度等非西方地区,同样存在理性化形态。但是,近代西方形态的理性化在韦伯的笔下具有‘独特性’。也就是说,只有西方式的理性,才能发育出资本主义。”

现代性光辉普找不到的地方,虽然有着现代化的工具、技术,但恐怕用来做恶的效率更高。“美妙的战争!”“国家至上、民族至上”,无数年轻人就为了一个被包装的很神圣的民族或者国家的称号死去了。还有那些被神化的领袖们无论是希特勒、墨索里尼或者裕仁天皇,还是斯大林、毛润之,这些领袖大约是韦伯笔下的“魅力型”领袖人物,或者称之为卡里斯马(Charisma)型政治统治,这是指建立在“非凡的献身于一个人以及由他所默示和创立的制度的神圣性,或者英雄气概,或者楷模样板之上”的统治。这种类型的政治统治所依赖的权威是最高统治者的特殊魅力和超凡品质。它往往产生于传统秩序发生危机,人们对原有的信仰体系产生动摇之时。其合法性来自于服从者作为信徒的虔诚态度或产生于激情、困顿和希望而致的信仰上的献身精神,因而,它是一种最不稳固的政治统治形态,往往随领袖人物生命的完结而终结,或者随最高统治者的改变而改变。这些领袖擅长表演,发表一次激动人心的演讲(墨索里尼、希特勒)。或者沉默不语(裕仁,当然我认为他的卡利斯马气质更多来源于日本皇室的传统),挥一挥衣袖、帽子(毛润之),下面群众高呼万岁、嗨、乌拉什么的。领袖们谈及“民族”、“阶级”、“斗争”、“生存空间”,于是群众运动、战争以及“自然灾害”接踵而至,天翻地覆。

1978年之后,中国大陆完成了一次不彻底的祛魅,承认了先前领袖的部分错误,但是基于现存政权合法性考虑,彻底否定这个领袖也是不可能的。领袖在官方的宣传下依旧是东方红、中国人民的大救星,民族、国家的代表,当然作为官方推崇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教育,这样的领袖人物也是必需的。因此,每次国外恶搞毛润之时候,在民族主义者眼里看来就是对整个华人的侮辱,由此可以上纲上线到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等等。

在我看来,再一次的解放思想,予以公民言论自由,彻底完成祛魅,才是中国社会纳入现代文明体系所需要的。“民族”、“国家”、“统一”这些概念已经让人厌倦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