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肃的荒诞剧

暖かな思い出になる

 
 
 

日志

 
 
关于我

臣本布衣,躬耕于边塞,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派对…… 塔城人,兴趣广泛,爱好专一。

网易考拉推荐

东方主义——一副有色眼镜  

2007-09-28 16:0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主义——一副有色眼镜 - Oleg - 拖拉机修理厂分号

       爱德华·萨伊德的那本《东方学》(Orientalism)最近再版了,但实在没有勇气把这本巨厚的著作请回家里。书店里同时有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McGrawHill西方社会科学基本知识读本,自由主义、后现代性、福利、意识形态林林总总。从其中挑出一本齐亚乌丁·萨达尔的《东方主义》,英文原名也是Orientalism。本书只有200页,五章内容,阅读任务轻松了许多。奇亚乌丁?萨达尔,既是作家,文化批评者,也是著名的《未来》杂志的编辑,还是伦敦城市大学文化政策与管理系后殖民研究(Postcolonial Studies)客座教授。

      什么是东方主义?前言已经给出了解释:“东方主义是西方对于东方的一种想象下的产物,是西方一部分人希望东方所呈现的样貌,而不是东方真实的面目,其中充满了一厢情愿的自我臆想的夸张和偏颇,更多是对于东方妖魔化的描述”。这也就是东西方文化隔阂的一个原因。作者认为东方主义是人为构建的,与东方理解的东方截然不同,且与之毫不相干,这种想像常会阻碍东西方的交流。

       东方主义的概念这一章以《蝴蝶君》这部电影为开始,“在一些西方人眼中,古代中国可能是一个巨大且封闭的色情国度形象,在他们有着‘东方主义’意味的春梦中,也许总会有一位年轻妩媚的中国女子,她会满足他们的一切不可理喻的欲望——而这样的欲望有时还会延伸到近现代的中国,延伸到另一种性别,就像美国电影《蝴蝶君》(M. Butterfly)中上演的故事,这个故事很合他们的口味——虽然他们自己也搞不清那位媚眼迷离的“蝴蝶君”是用怎样的方式满足那位法国外交官的…… ”电影的结局有些出人意料,那位令法国外交官心醉神迷的“蝴蝶君”居然是一个男人(尊龙饰演),法国外交官投射在“她”身上那种东方主义的观点:“东方是个如同顺从的东方女性的形象,可以肆意的在其身上施虐”瞬间崩溃,他爱上的不过是个假象,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叶公好龙。

       东方的历史,比如较为早期详细介绍中国的《马可·波罗》,魏特夫的《东方专制主义》。马可·波罗叙述的中国,非常含糊不清,有多个版本,确切地说只能是中国在西方的传说。而这个传说曾经影响了欧洲对中国的看法很久:统治着广阔国土、众多人民的忽必烈大汗,拥有难以想像的财富;同时东方也是未开化的、异教徒的,处于基督教约束之外的化外之地。魏特夫在《东方专制主义》中构建的东方,实际上是用“印度(Indian)”一词指代欧洲之外的任何空间。而东方主义的历史则以伊斯兰教历史为开端。

       伊斯兰教一开始就被基督教视为一种异端邪说,基督教学者们著书立作批判的武器来污蔑伊斯兰教,十字军战士们用武器去批判异端的肉体,夺回圣地。穆斯林被视为邪恶的异教徒,没有法律、道德,只有混乱存在。这种说法其实和我国在极左思潮之下,评判一个人只凭借立场、出身,而不是理性本身。如殷海光写到的:“共产集体的人生观和社会观是一个严格借二分法构成的人生观和社会观。在这种人生观和社会观的观照之下,人不是同志就是敌人,既是敌人,就该消灭。没有中间路线可谈。非敌非友的灰色分子他们最痛恨。他们要消灭敌人,在物理上还办不到的时候,就先打击他的思想。本此,他们把他们所要消灭的人的思想观念,一概叫做"唯心论"。”

       近代西方在军事上、殖民上的全面胜利更加剧了这种东方衰落、愚昧落后的观点,西方世界获得了对自己文化获得充分的优越感。而二战中日军对美国,甚至更早的日俄战争当中,日本崛起对于西方世界来说无异于匈奴王阿提拉或者蒙古入侵式的黄祸论,一群拥有现代化武器的文明破坏者,是人类秩序的重大威胁。而今日的朝鲜、伊朗这些国家仍然在扮演着类似的角色。

       本书的最后一部分很有意思,现代东方主义,西方大众传媒中塑造的东方形象,如我们熟悉的电影《真实的谎言》中红色圣战的阿拉伯恐怖分子,疯狂而且愚昧,对于美国充满仇恨。其他形形色色塑造西方英雄的电影,都有着扮演反面角色的东方人:日本人、中国人或者越南人。根据西方的利益与风尚,东方国家的形象总是在不断被构建,有时突出某一方面(如奇异),但从未与其他方面割裂(如野蛮、残忍、愚昧和专制)开来。

      而现时代有一种泛东方主义的观点,既用一副有色眼镜去看待自己之外的地区,用几个很典型的特征重新构建那些国家和地区的社会和民俗。美国喜剧电影《欧洲旅行(EUROtrip)》当中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英国的足球流氓、德国小孩模仿希特勒,花几个美元就在东欧过上皇帝般的生活……同样,国人也常常带着有色眼镜去看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如笔者的家乡新疆,也就被几个简单的意象取代:沙漠、骑马、少数民族、烤肉、穆斯林还有盗窃团伙。同样,国内种种的地域歧视,也是带着这幅有色眼镜去看待外地人,如深圳警方曾经贴出的标语:“严厉打击河南籍诈骗团伙”之类的。

       那么这种泛东方主义的有色眼镜是否能消除呢?恐怕很难,首先在于一个国家、地区对外宣传都展示的是具有特色的一面,长此以往,给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人和人之间的理解是有限的,人群和人群之间的理解也是有限的,而上至民族、国家,彼此之间的理解就更加困难了。即便如此,无论个人还是,民族、国家之间还是要尽可能的增进了解,毕竟有种叫做“普世价值”的东西,笔者也不希望在网络上看到许多“宁可台湾不长草,也要解放台湾岛”或者“打日本,我捐一条命”之类的言论。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