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肃的荒诞剧

暖かな思い出になる

 
 
 

日志

 
 
关于我

臣本布衣,躬耕于边塞,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派对…… 塔城人,兴趣广泛,爱好专一。

网易考拉推荐

管窥奥地利学派·3  

2007-11-02 08:41: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米塞斯:《官僚体制》

管窥奥地利学派·3 - Oleg - 拖拉机修理厂分号

之前笔者的文章已经提到过米塞斯,他一生都在捍卫自由市场原则,他相信正是自由市场,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和文明,使人类,尤其是普通大众第一次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事实上,在他看来,自由市场是唯一能够正常运转组织人类经济活动的制度。而在他所生活的年代,人们,尤其是知识分子普遍激烈的反对自由市场,而急切的希望全面的计划取代市场,而这必然导致官僚制度的大幅度扩张。

该书写于1944年,紧随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出版。他首先指出:在人类处理事物的框架当中有两种可以选择一是利润管理,一是官僚管理。他并未一开始就对官僚体制进行抨击,而是区分两种框架所适用的范围。

利润管理是现代企业的运营方式,经营者只能根据大众的喜好去生产。这也是体现自由市场的民主特质:“每一个便士都具有一张选票的权利”,盈亏是消费者给一切工商业活动带上的紧箍咒。即是消费者做出的选择不那么明智,政府也不能干预,他说道:“我们无法用一个不犯错误的权威的智慧,去代替人民的蒙昧”。

官僚管理的特征是受命于其领导的指示和法律规章制度,也受到预算的约束。官僚管理实施的具体单位在于政府、法院、警察局和税务部门,还有包括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的部门。但这些行政单位的目标不能用利润去衡量,这些部门只是去花钱,没有取得市场价值。行政单位的官员为了政绩工程,花费更多金钱,可能会提高其业务成果。因此必须严格限制官僚管理的权限,减少以权谋私。

官僚管理不能用利润去核算,所以我们不能为了节约去减少一个街区的警察,或者把法院正在进行的审理时间由3个月缩减为1个月。另有毕瑟姆《官僚制》一本书写过的“科层的官僚制能维护市场的交易秩序,提供公共产品,从而降低社会成本。”

正因为官僚管理制度的先天缺陷,那些试图用全面计划取代自由市场的思维想法是行不通的,也即以官僚管理全面取代利润管理。私营企业如果因为成本核算不合理,最终是倒闭的出路,但是国有企业出现这种情况却很正常,而它的老板:政府,还得为这些亏损买单,具体可参见“预算软约束”一词。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给企业输血的资金来源还是来自于纳税人身上,而这些企业本身设立的目的却是以更低的价格提供公共品!

米塞斯同样鄙夷的看待政府对于私营企业的干预:纳粹德国的强制经济体系把企业家变成了车间经理。政府干预的手段包括1、对特定类别的企业自由的赚取利润进行限制。2、当局随意决定价格3、企业不能自由定价4、税率过高。这些手段使企业不能再继续关心利润,造成劳资方面的不和。私营企业可能需要专门的公关人员处理政府部门的麻烦。政府无限制的干预,最终会毁掉一个企业,而企业家只能通过外交和贿赂的手段对付官员,却从另一方面造成了官员的腐败。

经济上的全面控制必然导致政治上的全面控制,政治上的全面控制导致思想上的全面控制。由此官僚主义的哲学必然把国家当作上帝,因为国家提供了每一个职位,包揽了人的全部生活。官僚主义憎恶、漠视成文法,而且认为在法律和各种规章制度之下他们才能祛除国家的弊病。米塞斯对这种官僚主义的哲学的回答是:“任命你当官,让你起誓,给你薪水,是为了让你实施法律,不是让你去践踏法律。最坏的法律也胜过官僚的专制……法治之外的选择,只能是专制者的统治。”

官僚体制下的纳粹德国和苏俄的经济、文化和天朝何其相似!官僚阶级把自己伪装成“伟光正”的高尚人士,以国家利益为名撺掇了经济命脉,美其名曰国有经济,计划经济委员会改头换面,以发展改革委员会的名称粉墨登场,合谋和垄断的央企在一次次涨价当中掠夺人民,声称这是“和国际接轨”。而私营企业则在官府的巧取豪夺下艰难生存,常常依靠偷税漏税的和贿赂官员苟延残喘。

天朝教育也完全是官僚体制心理学所描述的那样,每个臣民在初等教育中就被机械的灌输空洞的爱国主义思想,国家至上论。天朝之太学,也在官僚制下畸形生长,一方面囤积数量众多的太学生,疯狂并购土地,修建高楼,甚至濒临破产,在学术方面也试图以量取胜,每年生产论文无数,却因为思想钳制,不能发出批评的声音,也就不能产生真正的大师,于诺奖无缘,情理之中。

例如SHUFE者,天朝商埠魔都之商科太学,常以联合王国LSE为他者。LSE于西元1895年建校,较之SHUFE建校于1907年,并不显其沧桑。LSE创立者为英国社会主义(非英社)费边社成员,致力于社会主义在英伦的传播,却并不以意识形态为选拔教员之标准,真正的要求只有:愿以毕生之力献于真理者。于是,LSE曾经留下过哈耶克、波普尔和凯恩斯等大师之光辉足迹,而今日之SHUFE只派生出以思想工作者而闻名的程大师。

自由主义者把政司视为一种必要的恶,执行法律以维护社会的正常运转,除此之外管得越少越好。而一旦政司一而再再而三的凌驾于法律和宪法之上,无论是调控经济还是管制思想,这种政司的合法性也令人怀疑。作为政司具体实施手段的官僚体制,有其存在的必要,但是必须要严格防范其对公民的侵犯。

今日无论是以自由立国的美利坚还是以社民主义构建福利国家的斯堪地那维亚诸国,政司干预经济都是被其公民普遍接受的。至于干涉的程度,必然是在法律之内的。寰球气候变暖,与人类生产二氧化碳有关,想必今后天朝干预经济、侵犯企业自由又多了一个新名目。

书封底上写的评语很有意思:在美国发展出其成熟形态的英国式自由以及自由企业最重要、最坚定的捍卫者,竟然是两位奥地利流亡者。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