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肃的荒诞剧

暖かな思い出になる

 
 
 

日志

 
 
关于我

臣本布衣,躬耕于边塞,苟全性命于盛世,不求闻达于派对…… 塔城人,兴趣广泛,爱好专一。

网易考拉推荐

只言片语谈信用  

2006-11-23 17:5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惯于去医院看病找私下认识的医生帮忙挂号,因为可以让专家负责人的看病;习惯于把自己的孩子安置在认识的老师的班级里;手头紧时,也习惯于向亲朋好友借钱(一般是无息的)渡过难关。这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一个倾向于生活在熟人圈里的社会。又比如包工头总是拉来自己的乡亲作民工,这是一种同乡的熟人圈,生意场上谈判最终要在酒桌上解决,双方称兄道弟,算是建立了一种“熟人”关系。

如果在这个熟人圈之外,顿时使人感觉举步维艰,陌生城市的火车站,时刻提防着上前搭讪的陌生人是不是骗子;城市高层住宅里往往不知道对门儿住的是谁;在外地商店买东西,始终担心是否被狂宰。

总的来说,中国人的这种生活方式还是因为彼此之间的信用程度还处在旧的农业社会,人口流动性不强,只和自己村里、乡里人打交道,因为彼此都生活在一起,即使在交易过程中被欺骗,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结果。但当今的社会早已不是“一亩三分田”的小农经济,而是市场经济,但因为落后的信用制度,我们交易成本突飞猛进。

市场经济的信用关系应当是一种“社会契约”型的关系,人人都能遵守各种交易的“契约”,违规者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常听人说当今骗子太多,实际上他们也只能抱怨而已。不要用批判作武器,而要用武器去批判,归根结底是社会没有一套能维持信用的体制。如果仅仅用道德去批判这些“骗子”是毫无意义的,西方经济学中一大假设人都是自利的,如果一个人坑蒙拐骗能获取暴利而毫不受到惩罚,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去从事“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如果我们把现代生活理解为一个复杂的交易系统的话,那么在中国,这个系统的运行成本想必十分高昂。因为,除了维持系统运转的必要成本之外,恐怕还要加上一笔成本,就是如何获取信任,而对一群本能的怀疑主义者来说,这无疑是十分困难的一项工作。”而且民众不信任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从小商贩、民营企业直到垄断国企和政府,所以我们今天要呼唤信用的重建:关键是要合适的体制。

每个国家的市场中都存在因为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在微观经济学里面有“信息不对称”、“道德风险”等词语。张维迎提出“信息、激励与连带责任”。好比近日有号称穷人的经济学家尤努斯 ,因为在孟加拉国推广面向下层人民的贷款而著称,也将在中国开展相关业务。这里人们会问:穷人会比富人更讲信用么?事实上,我们观察下他的做法,每五户设为一组,几天开一次会,并且会公布欠款名单,一组人都会受到连带责任,十分之严苛。“尤努斯利用乡村人重友情和脸面这一心理,把借款人分成五人小组,在乡亲之间确立熟人互助监督机制,如果其中一人还款有困难,另外四人会想办法来帮助他。”看似不尽人情的“株连”制度,却十分有效。

网络交易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渠道,让买方卖方有更方便的互相了解方式,而且每个网络交易的客户的信用评价也比较客观地说明了信用程度。当然,目前国内的C2C (consumer to consumer) 还主要局限于同城交易,人们对最终交易都没有见过面的方式还是心存顾虑,害怕承受更大的风险。

综上所述,如果我们要构造“社会契约”型的信用体制,首先要有好的体制。

本文抛砖引玉,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